薰一

周翔 王昊 青黄 翔翔女友粉
刘昊然 陈伟霆 彭于晏 林更新
南韩半个rapper圈💗

【周翔】山东考题——缠绕

乡间有谚语,“丝瓜藤,肉豆须,分不清。”意思是丝瓜的藤蔓与肉豆的藤须一旦纠缠在一起,是很难分开的。

  有个小孩想分辨两者的不同,结果把自家庭院里丝瓜肉豆的那些纠结错综的茎叶都扯断了。

父亲看了好笑,就说:“种它们是挑来吃的,不是用来分辨的呀!”你只要照顾他们长大,摘下瓜和豆来吃就好了”

山东的考试卷,微博玩的那个梗,写个周翔,第三人角,私设一直采访轮回战队的你。

 

  缠绕

“时隔两年,这个由孙翔带领着的轮回,终于夺得冠军!成为继嘉世后再次捧起第三个奖杯的战队!”解说员在一叶之秋以百分之十二的残血孤零一人站在广袤的地图上,激动的喊起。

发布会上,总是便服出场的孙翔,却是特意换了一套西服,正襟危坐在椅子上,等待着经理发言完后讲话。

“那么,下面有请孙翔。大家有什么疑问可以问他。”

“孙翔,你今天特地穿上西服,是为了纪念由自己带领的战队夺得的冠军吗?”下面的记者簇拥的问道,好不容易孙翔才听清一个问题。

“退役。”我站在记者堆里,被摄像,话筒,人群挤来挤去。这两个字掷地有声,让喧吵的场面顿时宁静。我望着那长长一排坐着的队友,很显然,他们并不惊讶。这是一个早在内部商议好的决定。

“我在轮回呆了五年了,从方哥退役,然后是副队,队长。其实很久之前呢,我就想过要退役的事情。可是我不甘心,他们都是手捧着奖杯的人,我没有。我从来没有为轮回夺得一个奖杯,所以我就想,我要是不拿个奖杯,不是太丢人了吗。”你收起说退役的时候的严肃,玩笑的说道。

我站在那,愣愣的望着台上的人。是啊,什么时候我采访的,已经不是当年的轮回了,新鲜的血液灌注了一次又一次,而残留的,仅剩你一人。我望着你,你开玩笑眼下的落寞,是当年我采访你“对外界那么多辱骂你是毒瘤的人,你有什么想法?”你回答“没有。”的时候,眼里的落寞。哦对了,那是你第一次加入轮回的联赛,轮回最终输给兴欣的记者会。

“那如果这次不是轮回的冠军?是否孙翔你不会退役?”台下有记者这样问。

“没有这个可能啊,因为这次的冠军,一定是我轮回的。”你开心的笑,少有的男孩子的酒窝,明显的悬在你的面容上。

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不停的震动,我艰难的拿出来,五六条未看短信那么排着,打开来也全是当年轮回的队友对我说的尽量现场别刁难孙翔,情商低不会说话之类的,连小周都难得的发了句“别为难。”可他们真是太为难我了,我只是电竞之家一个跟轮回的记者而已,有什么能耐去堵住万千想去刁难你的人的嘴。

“你的荣耀之路,只囊获了一个冠军,是否是因为实力不够的原因?”荣耀一路跟着新闻的人,哪怕是离开,也不会是一帆风顺的祝福。我望着那个提问的记者,看他一脸小人得志的奸诈。是啊,对孙翔这样不会讲话的人来说,一个不小心,明天又是你的头条。

“我想,我的成长大家都能看到。很多人的荣耀一路,一个冠军都没有收获。可我相信,他们对荣耀的热爱,不会比我,不会比任何一个荣耀人差。而且以前叶修说,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。我认同这句话。我的后辈们,丝毫不比我们差。他们一定会带着轮回,再创一个王朝。而轮回的胜利,是我们这些流淌着轮回的血的人的胜利。”什么时候,你连场面话都打的这么漂亮。

“退役之后,你打算做些什么呢?会不会继续从事关于荣耀的职业?”我抛出了一个温和的话题,普通的不能再普通。

你冲着我笑,说“不会啦。还会有很多我需要感恩的人等着我去陪伴呢。”

“轮回再创辉煌,队长孙翔退役。”第二天的首页如是写道,你哪怕离开,也没有拿到你以前最渴望的称呼。

一年后,轮回前役队员杜明在马尔代夫举行和唐柔的婚礼,微博第一次公开你们退役后的照片。照片上,你望着镜头笑的大大咧咧,脸上是你刚进联盟的时候的叫嚣。而自此周泽楷从轮回退役后,你接任过队长一职,就鲜少见过这样的你。

自杜明结婚半年后,江波涛也在微博放出自己的恋情。大家三三两两有了归宿,而剩下的只是你和周泽楷。不时在微信联系,我便打趣到你们两个不然一起过好了。免得寂寞。

一年后,我从电竞之家辞职,虽不是你们那样的对年龄要求极高的职业,却实在受不得舆论的歪曲力量,主动辞职。而这一年,你却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打探不到音讯。同时消失的,还有那个本来退役后做模特工作的周泽楷。

三年后,我已经快要把你们淡忘。当我带着自己两岁大的女儿游荡在苏黎世街头的时候,前面相似的背影,却让我再次将你们勾起。还未来的及确认,就听到你嚷着“周泽楷我说要喝牛奶啊,你知不知道翔哥还是能长高的!”“别长…太高”我的眼泪猛地落下,一直到我女儿拽着我的衣角喃喃的说道“妈妈…妈妈…”的时候,我才回过神来。你们知道吗?不是异国突然听到母语的兴奋,而是寻找多年想要放弃的人,突然重现。

我追赶着你们,拉住你们,泪流满面。

三个人坐在苏黎世街头的咖啡店,我看着你把脱下的衣服随手递给周泽楷,他熟练的接过搭在凳子上。一切顺理成章。

“你们两个,怎么来苏黎世了?也不说一声的。”我怪道。

“麻烦,谁都没说。”你一边看着菜单,一边回。

“周泽楷,你喝啥啊?还上次那个呗挺好喝的。”你询问着周泽楷的意见。

“嗯…”他拍掉了你身上细小的微尘。

“你女儿?”你望着旁边跑来跑去的姑娘,讲道。

“嗯…”我道是。

“卧槽你还能结婚?你当年采访我们的时候可是连踹带骂,一个记者,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。我们都要投诉了,也不知道你怎么跟着轮回这么多年?你和谁结婚了?不会是我们经理把,就说你后台硬。”你喋喋不休的说。

“你COS什么黄少天,你少说点。一说话就欠揍。我和我小时候男神结婚了,怎么了!”

“就你那个身高190+打篮球的同学?人家瞎了眼看上你啊,周泽楷你看她又逗我们玩。”

“真的 不说我,你俩还单着呢?”

“谁说的,哥有结婚证!比你早一年呢。”

“那也没看着个小姑娘影子你撒谎。”我无情的嘲笑道。

“周泽楷。”你说道。

“你喊人周队名字干什么,人可没说有对象,你快说和谁结婚了啊傻比!”

“嗯…和我…”一直沉默不语的周泽楷,开口。

我拿在半空中的水杯僵住,气氛冷到了极致。

“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,觉得我们变态也说出来好点。”你又是那双落寞的双眸。

“不是,挺惊讶的,你俩还真怪听我话的,不过为什么不对外公布?”

“公布…压力大…舆论…他…会难过”周队望着你说道,你像个做错事的小孩。一路背负骂名,我自然知道,舆论对你而言的可怕。

“也是,不过怎么偏偏选这,去点更发达的地方呗,你俩又不缺钱。”

“第一次…夺冠…和他…一起。”你被这么温柔对待,真好。

“不过,怎么好的啊?”作为一个女人,还是从前的记者,我有着打不灭的八卦精神。

“你还记得你问我毒瘤吗?那天晚上,他跟我讲,不是毒瘤…是好的。每一次我受不了压力的时候,都是他在旁边有蹩脚的语言安慰着不知所措的我,就这么不知不觉的离不开了。哪怕他退役了,也关心着我和轮回,我退役后,就跟他讲,我们出国吧,结婚。然后他就答应了,这么简单。”这么简单,你和他下了多大的决心。幸好,你们两个现在脸上都是微笑。

我看着自己的女儿,对她讲道“这两个人,以后就是你的小叔叔了,见到他们可以不喊,尤其是高一点的叔叔,不可以学他讲话知道吗?”她扑朔的睫毛扇动,望着他们两个。你叫嚣着要打我,却心疼的抱着她亲了亲脸颊。我知道,你们两个是喜欢小孩子的。

我拉着女儿望着你们离开,晚霞将你们背影拉的修长,这路到底有多长,我们茫茫不知头。也许那双紧扣的双手,会给你们力量一直前行。

我回国后,看着当年和你们轮回的合影,每个人都年轻,都青春。洋溢的笑脸,夸张的动作。轻轻的擦拭,看到不经意里,小周牵起你的小指,偷偷望向你。

轮回是你们的开始,你们的结束。我只采访过你们,轮回也是我的开始,是我的结束。

故事写到这里就完了。我看着我打开的笔记本,上面赫然写到一段话“因为从来没有分离,所以并不知晓分离的结果。如若同根,一若分离,两不长命。”


然而写了蛮长的,跟风玩,其实我写不好BL。不过倘若大家喜欢,打赏给个红心和评论,也希望有人给意见改进。

评论(5)
热度(38)

© 薰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